首頁 > 新聞中心 > 社會新聞 > 正文

【深度】20年篳路藍縷 他把一窮二白的家鄉變為“山中明珠”

8月22日,思南縣塘頭鎮青杠壩村黨支部書記冷朝剛忙完了一天的工作,晚飯隨便吃了幾口,又踏著沉沉暮色匆忙趕回辦公室開會。

直至晚上8點過,冷朝剛才有時間坐下接受記者采訪。大山里的青杠壩村,安靜得只剩下悠長的蟬鳴。樹枝在窗外輕輕地搖曳。

冷朝剛倚靠在辦公室沙發上,面帶倦容,他揉了揉眼睛和太陽穴,定定神兒后,又坐起來,挺直了背。

“20年前,我剛當上村主任,就暗自發誓,一定要干出個名堂來,帶領村民致富過上好日子!”冷朝剛說。

如今,一個人均純收入不足1200元的貧困村蛻變為人均為收入1.5萬元的小康村,改寫了“有女不嫁青杠壩,紅苕拌飯酸菜下”的歷史。如今,青杠壩村集體經濟收入突破600萬元,累計資產達到4000萬以上。

一路走來,冷朝剛先后獲得全省道德模范、全國道德模范、貴州省脫貧攻堅優秀基層黨組織書記等稱號。冷朝剛說,最令他驕傲的并非個人榮譽,而是“答應村民們的事總算完成了。”

微信圖片_20190917132902.jpg

“這個家不好當!”

冷朝剛“答應村民們的事”,干起來并不容易。

青杠壩雖名“壩”,卻地處犄角旮旯的石山窩,20年前,它是“貧窮”的代名詞。

“那時村里連條像樣的水泥路都沒有,一下雨就泥濘不堪。家家戶戶都是破房子,冬天風呼呼地往里灌。”69歲的村民趙國生回憶起來直嘆氣。

村里窮,冷朝剛家也不例外。1978年,剛滿15歲的冷朝剛被迫放棄學業,輟學下井挖煤,幫忙“掙公分”。

1993年,冷朝剛用攢下的錢進購了農用物資、油鹽醬醋等物資賣給村民,同時又收購群眾的農產品銷到村外去。幾年之后,竟成為村里的“首富”。

冷朝剛是富了,可青杠壩的村民們卻還窮著。

有多窮?那時村民的年收入才1000元左右。

“一人富不算富,大家富才是富。”冷朝剛心里惦記著村里的發展。

微信圖片_20190917132910.jpg

1999年冷朝剛參加村干部競選,全票通過當上了青杠壩村主任。

放棄家中生意,把精力投向村里?一開始,冷朝剛遭到了家人強烈的反對。

“顧好自己‘小家’就好,何必去顧‘大家’。”妻子田儒翠勸說,“村里的這個‘家’可不好當!干好更不容易!”

田儒翠的擔心不無道理。當年的青杠壩,不沿路、不沿河、不靠城,缺水、缺地,更缺錢。

親朋也來勸說:“村民們學歷不高,村里的大小事務開展起來不容易。你接下這個攤子,注定干不完的活,出不完的力。”

冷朝剛一聲不吭,他不怕干活、不怕出力,就怕青杠壩村一直這么窮下去。

“他犟得很。”田儒翠倔不過丈夫,只好支持。這些年,青杠壩村漸漸改變了——村民變富了,村容村貌變美了,村集體帳上也變得有錢了。

田儒翠望著丈夫,笑了:“他的堅持是對的。”

坐在沙發上的冷朝剛沒說話,臉上盡是藏不住的笑意。

“這一干就是二十年”

對于青杠壩村來說,2002年2月的那一場村民大會至關重要。

冷朝剛記憶猶新:“那天,我們村支兩委班子做了一件‘大事’:動員村民種植經濟作物大蒜、西瓜、辣椒。”召開村民大會的頭天夜里,冷朝剛在床上輾轉反側:“讓村民們改變原有的種植習慣,談何容易!”

——這是冷朝剛跟村支兩委走訪調研后,為青杠壩村尋的“出路”:青杠壩缺水,種水稻缺水,種玉米不值錢,守著土地勤勞耕種,卻越種越窮。而西瓜種植行距較寬,播種、定植時間較晚,前期生長緩慢,和大蒜、辣椒套種可以提高土地利用率,增加產量。

為解決銷量問題,冷朝剛還跟億農公司談妥,收購大蒜、西瓜、辣椒。

微信圖片_20190917132914.jpg

發展方向有了,銷路搭建好了,冷朝剛心里稍微輕松一點,但怎么說服村民?

村民大會上,果然有不少村民提出了反對意見。

“西瓜、辣椒、大蒜又不是糧食,能賣錢嗎?”

“虧了怎么辦!”

“水稻玉米好歹還能抵餓……”

村民趙安吉一提出質疑,不少村民也隨聲附和著。

現場氣氛有些緊張,冷朝剛沉默片刻,接過話筒擲地有聲地說:“大家放心,種子我自己先墊資買給大家,虧了算我的!”

見村民有些猶豫,青杠壩村委員會趙曉虎在一旁建議道:“種子不要錢,大家可以試試!”又建議村民們回去多想想。

村民大會結束之后,冷朝剛和趙曉虎又去村民家挨家挨戶的勸說。冷朝剛把自己的房產抵押出2萬多元,買了250畝的大蒜、西瓜、辣椒種子發放給10多戶村民,發展50畝輪作基地。

“結果種子種下去,當年每畝收入就比種糧食高出600多元。”冷朝剛笑著說。

看到別的村民掙了錢,青杠壩村村民們熱情漲了起來,主動將水田改種大蒜、辣椒。

“那年我家就是靠2畝地輪作大蒜、辣椒、西瓜,年收入可達3萬多元。”村民羅福權笑著說,他家的日子越過越有盼頭。

而青杠壩村的發展,也走上了快車道。

微信圖片_20190917132917.jpg

快車道上也需“加速度”。冷朝剛堅持“致富路上不能落下一個人”,于是他又引導全村228戶村民以土地和現金入股,組建種養殖專業合作社,由合作社統一管理土地、統一購苗、統一購肥、統一技術,村民們收入又提高了許多。

就這樣,操心著青杠壩村的發展,也操心著青杠壩人的日子,冷朝剛在村里一干就是二十年。

“我的根就在這里”

“跳出青杠壩,發展青杠壩。”2010年,冷朝剛去江蘇省江陰市華西村參觀學習后,他又有了新的夢想。

在華西村學習的日子,冷朝剛很喜歡找村民拉家常,聽他們說生活、聊變化。在村民們質樸的敘述中,他讀懂了華西村的‘發展經’。

“不僅要‘取經’,更要學以致用。”冷朝剛回村后,難掩心中的激動,拉著趙曉虎聊:“現在我們村經濟發展雖有了起色,但還遠遠不夠,只有發展集體經濟,才能走得更長遠。”

商議之后,說干就干!冷朝剛與趙曉虎兩人籌資20多萬元,流轉村里10畝荒山發展集體經濟。

那時恰逢思南到劍河的高速公路過境青杠壩。冷朝剛笑著對趙曉虎說:“我們的機會來了,高速公路需要移民搬遷,我們恰好也需要生態移民。”

冷朝剛與高速公路建設方商量,又協調村民搬遷,最終,高速公路建設方則幫助把村路荒山挖平,并流轉給村民修建房屋。

憶往思今,從山上搬到山下,村民李代富感慨:“冷支書讓我們過上了好日子。”

之后,冷朝剛抓住貴州省委、省政府發展集體經濟好政策,組建勞務公司,承攬村里和市場上的小工程、小項目。村級集體經濟收入得到了快速增長。“這一筆收入大60%都給村民分紅。冷支書還給自己和村支兩委黨員干部立下規矩,村集體每年的收入,村干部不從中拿一分錢作為回報。”趙曉虎說。

青杠壩越來越美,荒山變果園,綠色滿庭院,村民笑開顏,整個村莊煥發著青春的活力。而白發卻悄悄地爬上冷朝剛的雙鬢。

微信圖片_20190917132921.jpg

他摸摸頭發,笑著說:“哎,歲月不饒人,老了。”

自稱“老了”的冷朝剛壯心不已。“我們仍然沒有停止探索的腳步。”頓了幾秒,他堅定地說,“我的根就在這里,我會一直干下去。”(彭典)

編輯:陳敏
相關閱讀
0
排列三魔图